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媒体动态

草原深处好“曼巴”——记全国人大代表、夏河县桑科镇达久滩村乡村医生旦正草

发布时间:2018-04-12 15:12:26 来源:宣传与健康促进处 访问量:

 111.jpg

旦正草深入牧区巡诊,为牧民群众看病送药。(记者韦德占/摄)

  仲春时节,别处早已是群花吐艳、桃红柳绿、春意盎然。而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境内的桑科草原,因寒冷气候环境的影响,草木至今尚未吐绿,蓝天白云下,成群的牛羊遍布在枯黄的牧场上。4月10日上午,汽车在甘南州夏河县桑科草原腹地的公路上颠簸前行,两个小时的车程后,记者来到了桑科镇达久滩。

  在这个海拔3600多米的桑科镇达久滩草原上,孤独的矗立着一座房子,这房子便是桑科镇达久滩卫生室。卫生室共有4间房套在一起,总面积不超过50平米,分别做诊断室、医疗室、药房和卧室之用。这里虽然条件简陋,也没有大型先进的医疗设备,但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净整洁。记者来到卫生室时,只见被牧民亲切称为草原好“曼巴”(藏语“医生”的意思)的乡村女医生旦正草胳膊下垫着接诊盒、双手捧着手机倚窗而立,目光焦灼的向窗外望去……

  原来,在这之前旦正草接到了一位患者家属的电话,在据此40多公里外的青海省泽库县,牧民卓玛草两岁的孩子于4月9日夜里突发高烧,她和丈夫焦急万分,一大早,便带着孩子往诊室赶。此刻的旦正草正急切地等待着生病孩子的到来。

  事实上,发生在记者眼前的这一幕,只是旦正草几十年如一日守护草原牧民健康的一个缩影。今年46岁的旦正草,在草原上守护牧民健康十八载,用爱谱写了赤城与坚守之歌。十八年以来,桑科草原的每一条沟都曾留下了她匆忙的脚印,每一道河都曾映照着她忙碌的身影,高原上的每一座山、每一道河,都见证着她的赤诚。

  “我们家一共8个兄弟姊妹,我记忆最深的是,小时候我们要是有其中一个生病了,就会让他喝小弟弟的尿来治病。因为没地方去治病,生病后一个传染一个,导致最后兄弟姊妹8个人都一起病了。”

  作为一名生长在牧区的藏家女,儿时经历过缺医少药状况,让她从小就暗下决心立志要当一名医生。1994年她从省卫校毕业后,多方筹措资金,于2000年在海拔3600多米的桑科镇达久滩草原开办了第一家私人诊所。此后,达久滩村就成了她草原行医的“根据地”。在这个有些地方海拔接近4000米、方圆五六十里的草原上,只有旦正草一个医生。十八年来,她为给藏区牧民减病痛、保健康,走遍了整个桑科草原。

  诊室里,炉子烧得“呼呼”叫,而外面的风却刮得“嗡嗡”响,炉子上的水壶发出“嘟嘟”的声音,旦正草用略显生涩的汉语向记者谈起了自己的从医经历。

  “1994年我从省卫校毕业以后,回到夏河县妇幼保健站学习。在来保健站学习的第一周,我就跟随一位老师去牧区给产妇接生,一走进帐篷,就看见躺在帐篷里的产妇身下垫的全是牛粪……”旦正草告诉记者,在牧区,许多孕产妇没有条件住院分娩,常在自家帐篷里没有任何消毒措施的情况下进行接生和分娩。

  这样的状况,旦正草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。为了提高接生消毒率和降低新生儿的死亡率,从1995年开始,给妇女进行检查特别是护理孕妇和接生,便成了旦正草医务工作的重要事务。她经常无偿骑马进入牧区,到帐篷里给产妇接生,一出诊就是两三天。

  “夏季的有些牧场路途很远,有时候一次出诊很难当天返回,早岀晚归、忍饥挨饿更不用说。”

  达久滩草原是牧区,距离夏河县城70多公里,牧民群众居住分散,经常需要出诊。旦正草常常背着药箱、骑着马,深入牧区巡诊,为牧民群众看病送药。草原天气多变、气候恶劣,出诊的路上被大雨淋得浑身湿透是常有的事,下雪天路滑从马背上跌落也往往不可避免。

  “以前是骑马经常会遇见狼,幸好多数时候都有病人家属接送。现在草原变化很大,很多地方路都通了,现在都是牧民骑着摩托车来接我出诊去看病。”旦正草说。

  此外,她还经常深入牧区为当地牧民提供咨询检查,为他们送去常用药,为妇女讲解保健常识和卫生知识。她所在地区方圆两百里范围内,60%以上的藏族妇女和儿童呼吸道感染疾病都得到了她的救治,她每年为特困群众减免医疗费用达3000多元。

  除了给牧民看病,旦正草还心系教育。2004年5月,她将自己省吃俭用积攒的2万多元无偿捐给了桑科乡寄宿制小学,并成立了“旦正草助学金”,在她的影响下,周边群众积极响应,每年主动到助学会捐款,先后筹措资金40余万元,帮助桑科乡的学子上大学。旦正草说,目前已经有近30个草原学子考上了大学,受到了资助,希望有更多的孩子考上大学,用知识改变桑科草原落后的面貌。

 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旦正草,今年参加完全国“两会”回到草原之后,她经常将牧民聚集在卫生室门口,利用闲暇时间向大家宣讲全国“两会”精神。“我很荣幸自己能够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,向牧民宣讲会议精神,心系牧区的经济社会发展,守护草原牧民的健康,我会一如既往的在这里坚守下去。”旦正草如是说。

  达久滩村至今还没有通班车,旦正草的老公、孩子和婆婆都在县城生活,她和儿子几个月才能见一次面。面对这一切,旦正草依然愿意坚守在草原。她说:“最难熬的日子已经熬过来了,儿子今年已经中学毕业了,现在孩子长大了我就没有那么担心家里了。其实很遗憾,我在儿子的成长过程中很少陪伴他,但这边病人多,牧民们更需要我,我不能走……”(自2018年4月12日 每日甘肃网)

 

 

分享: